被俘国军少将谎称上尉,导致级别不够错过特赦,多囚数年自食苦果

发布日期:2024-06-24 16:17    点击次数:170

建国后,一部分在解放战争中被俘的国军中级、下级军官被集中到黑龙江省革志监狱(黑龙江省第一监狱前身)进行思想教育、劳动改造。

革志监狱有一份狱办油印小报《劳动报》,主要内容是在押人员在劳动、学习中的改造心得和思想体会。

小报的编辑全由表现较好的被俘国军军官担任。这其中有一名在淮海战役中被俘的国军第12兵团军需上尉老鹿。老鹿个性高冷,平日里沉默寡言喜欢一人独处,从不与人多来少去,性格极度孤僻。

1975年3月19日,国家第7次、也是最后一次特赦战犯,对全部在押战争罪犯实行特赦释放,并给予公民权。因此,国军少将级以上被俘人员于这次特赦中全部获得释放。

一直于功德林中对思想改造持抵触情绪的原国军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中将,也于这一天得到特赦。

而被俘国军校、尉级军官因为军衔低、职务小,而未被列入在押战犯名单,所以大部分人员仍处于思想教育、劳动改造之中,未能获得释放。

从这天起,老鹿一反常态,终日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惶惶不安,异乎寻常地关心特赦的消息,甚至多次向监狱管教干部打听情况,为此还受到过批评。

到了1975年10月29日,国家再次出台新政策,由最高人民法院、公安部、中央统战部联合发布《关于宽大释放在押的原国民党县团以上党政军特人员的实施方案》正式实施,各地开始紧锣密鼓的再次核实在押国军被俘人员的级别。

按国家三部门联合发布的通告,只要被俘前的职务是县、团级以上人员就能在这次实施的方案中获得释放。因此,革志监狱中的一些前国军中校、上校们欣喜若狂,个个欢呼雀跃!

而此时,身为第12兵团“上尉”军需官的老鹿再也忍不住了,憋了近30年的心结,他终于向监狱一五一十的坦白了——

此老鹿根本不是彼老鹿,“上尉军需官老鹿”这个身份是他被俘时用已经战死的、真正的老鹿的名字冒名顶替的!

这一冒名顶替一顶就快30年!他真正的身份是国军第12兵团兵团部军需处处长李绍亭少将。

偷鸡不成蚀把米,李绍亭被俘时由于顶替了死人的身份,军衔一下子从少将变为上尉,由此失去了被俘国军高级将领的身份和待遇。

李绍亭不仅错失了从1959年12月4日到1975年3月19日总共7次特赦,差一点还没赶上“释放县团级被俘人员”的未班车,因为他冒名顶替的只是一名上尉。

幸运的是,李绍亭向监狱坦白的材料几经曲折、百转千回最终获得了证实。1978年10月,已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工作的、原国军第12兵团司令官黄维,亲自为李绍亭写下了证明书,证明了李绍亭的身份。

不久,李绍亭终于离开了革志监狱,真正获得了新生!



热点资讯

楼市炸锅了,很多房东欲哭无泪

只要楼市救不起来,那就接着救,大概说的就是现在的楼市。 昨天我刷到一个消息,说长沙满足要求的公寓可以转成住宅。 此消息一出,长沙买家心里面有100个草泥马在奔腾! 本来现在房子就不好卖,怎么,公寓转住宅,那现在的住宅不就更不好卖了吗。 这样,住宅还能卖出去吗,住宅还能卖得上价格吗? 为什么长沙要这么做,原因没别的。 就是自救。 长沙有多难呢? 目前长沙的商业库存有164万平方米,去化周期达到14年,而这个数据,仅仅统计了长沙内5区,还不包括望城区、宁乡、浏阳、长沙县这几个地方,如果加在一起,库...

相关资讯